logo.png

63586487385225900.png

6357637733167187507026187.png

6357637733810937501393742.png

6357637417993750001399472.png

6357637418576562507652052.png

6357637419153125001391307.png

6357661205965625009839651.pn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天地 > 课题研究 >正文

阅读教学“魂”归何处

——全国第九届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观摩课观察与思考

   发布日期:2014-02-24 15:35:47   阅读次数:139 次


阅读教学“魂”归何处

——全国第九届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观摩课观察与思考

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  施茂技

 

        2011年版《语文课程标准》明确为语文定性:“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可见,“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是语文的基本和核心任务,亦即语文教学的“灵魂”。这在识字写字、习作和口语交际中,理解不难,落实也易。但在占据课时最多的阅读教学中,如何理解和落实?不少教师尚处于片面理解或困惑迷茫之中。201211月,第九届全国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观摩活动在厦门举行,会上展示了全国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推荐的32节课。赛课对“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理解和落实无疑是本届观摩大会倍受关注的焦点。本文拟对此进行一番观察和思考,与老师们交流和分享。

        一、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之应然

        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颁布以来,“学习语言文字运用”常被简洁地解读为听说读写,这无疑是正确的说法,但“听说读写”四字高度概括,仅仅以此诠释,老师们依然不得其详,操作时仍然不得要领,故其内涵需要更为详尽的诠释。

       (一)明晰三个概念

        要正确且透彻理解“学习语言文字运用”,应明白相关的三个概念:

        语言:在语言学上有两种意义:一是指人们嘴里说出来的话中所包含的话音材料、词汇以及这些材料之间所形成的关系,它有从小到大的5个单位:语素、词、短语、句子、句群。二是指人们形成话语的全部过程和所说的话语。(韩宝育《语言学概论》)后者一般被称为言语。第一种意义的语言,是传统语言学研究的对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第二种意义的语言进入语言学研究的视野。

        文字:是记录语言的书写符号系统。包括了文字的样式、数量与记录语言的方式等多方面的内容。(韩宝育《语言学概论》)这是语言文字学上的定义,是狭义的文字。日常生活中,一般也把书面语言,更确切地说,把书面言语称作文字。“这段文字太美了”,不是夸字写得美观,而是夸语言运用得精妙。“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中的“文字”包括汉字,但更多指“书面语言”或“书面言语”。

        语言文字运用:此中“语言”和“文字”均应做广义解,“语言文字运用”也不是“语言+文字+运用”,正如1+1有时大于2。现代语言学中的言语,就是语言的运用,但《语文课程标准》中“语言文字运用”要大于言语,如,“了解文章的表达顺序……初步领悟文章的基本表达方法”,其中“表达顺序”“表达方法”及一般所谓的“表达方式”等,都是传统文章学的研究对象,即使是现代语言学中言语研究的部分,也置之于其外。但这些内容显然也在课程标准所谓“语言文字运用”之中,若剔除于其外,我们又将置之于何处?

        (二)明了五种类型

        虽然本文仍无法为“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下确切的定义,但借助分类,可进一步明晰其内涵。在阅读教学中,它一般有以下类型:

        第一,理解内容型。引导学生直面课文,钻研课文,通过语言文字获取其负载的信息,亦即生成文本意义,领悟作者的思想感情,即所谓理解内容。

        第二,理解语言形式型。引导学生理解课文的语言形式,探究作者如何运用语言文字表情达意。而所谓语言形式,不仅包括语言学、修辞学里的字、词、句、修辞手法等,也包括文章学里的表达方式(包括叙述、描写、议论、抒情等)、构段谋篇以及文学里的个别表现手法等。简而言之,就是学习课文的表达技巧或写法。

        第三,运用语言形式型。将课文的语言形式迁移运用于语言表达活动;或在课文的情境或思想情感的触发下,调动语言储备,进行创造性的表达。

        第四,“前运用”型。何谓“前运用”?“语言文字运用”之前需要一些必要的知识储备,特别是掌握词汇的音、形、义,积累足够数量的词语。“前运用”不是运用本身,而是为运用做准备,但对于运用不可或缺,因此,将“前运用”置于“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之中来考察或讨论具有合理性。

        第五,学用方法策略型。包括一般所谓学习狭义语言的方法和策略,但主要是阅读的方法和策略——因为阅读也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

        五种类型分属不同层面。第一到第四种类型,关乎“学习语言文字运用”学什么,第五种类型则关乎怎么学——正像语文学习方法和习惯属于语文素养一样,这种类型不能排除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之外。这些类型多数不难理解,让人费解或可能引发争议的主要是第一种类型。以下是任意从本届赛课中截取的一个片段:

        生:眼前昏暗了,可是还能感觉左右和上方的山石似(shi)乎都在朝我挤压过来。

        师(正音):似(si)乎。

        生:似乎都在朝我挤压过来,我又感觉到,要是把头稍微抬起一点儿,准会撞破额角,擦伤鼻子。

        师:好的,你找的是这句。这儿有两个生字,刚才你读得很准,全班同学一块读读这两个词。

        生(齐读):稍微、额角。

        师:同学们,这两句话主要写了什么呢?

        生:这两句话主要写了作者的感觉。

        师:他有什么样的感觉?你圈出了哪些重点的词语?

        生:稍微、一点儿、准会。

        师:说说你的理由。

        生:要是把头稍微抬起一点儿,准会撞破额角,擦伤鼻子。

        师:能抬起头来吗?

        生:不能。

        师:一点儿都——

        师(生):一点儿都不能抬起来。

        师:你是从这些词语里边体会到的。谁来读读这句话,要读出作者的感觉。

        生:我感觉要是把头——

        师:从“眼前”开始,读完整。

生:眼前昏暗了,可是还能感觉左右和上方的山石似乎都在朝我挤压过来,我又感觉要是把头稍微抬起一点儿,准会撞破额角,擦伤鼻子。

师:这两句话写的都是作者的——

        生(齐):感觉。

        师:作者正是用过孔隙的感觉写出了孔隙的——

        生(齐):窄小。

        师:现在就让我们一块跟着作者乘小船,过孔隙。游客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江西省甘密老师执教《记金华的双龙洞》)

        该片段中,教师引导学生通过关键词句感悟作者通过孔隙的感受并以此认识孔隙的窄小,即抓住关键词句领悟课文内容和作者情感。这是一个时期以来阅读教学最普遍的做法,属于理解内容型。“理解内容”也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是的。首先因为,它是紧扣语言文字、凭借语言文字达成对内容的理解,而不是离开语言文字的架空分析。没有运用“挤压”“额角”“稍微”“一点儿”“准会”“擦伤”等词语,孔隙的窄小就无从感受。其次,是让学生直面语言材料,自己走进文本的字里行间去感受,而不是以教师的讲解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当然,关于课文内容的教学不全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游离于语言文字之外、天马行空式的内容讲解,学生充当听众,纵有所感、所悟,也与“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无涉。

        此外,上述第三类型还有让人费解处:在文本情境或思想感情触发下运用自己原有的储备进行创造性表达,似乎并未从课文的语言形式中学到或借鉴到什么,为什么也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毛泽东有句名言:“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创造性表达是语言实践的重要形式,借此学生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将不断提高。

        (三)澄清—个问题

        还有一个似是而非的重要问题必须澄清:“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要不要以掌握系统的语言文字知识为基础?或者说“前运用”是不是以掌握系统的语言文字知识为主要内容?一般的规律是:知识是能力的基础,没有知识奠基,能力就是空中楼阁;理论是实践的指南,没有理论导向,实践必然盲目低效。语文学习当然不能违背这一普遍规律,但它存在特殊性。一个进入小学不久的“小不点”乘妈妈开的车上学,每到一个路口都遇到红灯,因而长叹:“真无奈呀?”“无奈”运用之准确、之到位让人惊叹,于是同车大人一阵爆笑之后异口同声发问:“‘无奈’什么意思?”“小不点”回答:“不知道!”几乎可以肯定,两三千年前的古人并未掌握关于比喻的理论知识,却写出了“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诗经》)和“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论语》)的千古名句。“不知道”“未掌握”,却能准确、到位或传神地加以运用,这在语文学习中绝非特例,所在皆是,有目共睹。何以如此?迄今并无真正意义上的语文学,我们现在并不清楚语文能力建立在何种知识之上,亦即还不清楚语文教学需要教给学生哪些知识。但可以肯定的是,语文能力不是建立在文字学、语言学、修辞学、文章学、文学学、逻辑学等系统知识之上。过去的教材或《语文知识手册》之类,曾有系统的语文知识介绍,但那不过是上述学科知识的拼盘,绝不是真正的语文能力赖以形成的知识体系,语文教学无需系统传授诸如此类的知识。“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提出,点明了以培养语文能力为核心的目标取向,强调母语学习重在实践,主张通过实践活动培养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尽管也需要学习上述学科中某些必要、好懂、适用的知识。

        二、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之已然

        本届赛课观摩大会,呈现出上述全部五种类型。第一种类型,老师们司空见惯,且身体力行,在此不在赘述。第四种类型“前运用”其实并非新生事物,比如朗读就是积累、内化语言文字的重要手段。此外,我们还看到这样的“前运用”:

        1.出示——晏子严肃地回答: “这是什么话?我国首都临淄住满了人。大伙儿把袖子举起来,就是一片云;大伙儿甩一把汗,就是一阵雨;街上的行人肩膀擦着肩膀,脚尖碰着脚跟。大王怎么说齐国没有人呢?

        2.指名读,教师评价。让学生说这是一个怎样的晏子。

        3.成语的拓展积累。原文中这段话是这样写的:

        晏子对曰:“齐之临淄三百闾 (lǔ),张袂(mèi)成阴,挥汗成雨,比肩继踵(zhǒng)而在,何为无人?” (出示在课文句子的后面,教师读)

        师:看看这三个成语分别是课文中的哪句话?(课件变色:张袂成阴,挥汗成雨,比肩继踵)你能找出课文三个成语对应的句子吗?(生说对应的句子)

        师:丰富的词汇可以使我们的语言更为精彩。让我们把这三个成语积累下来,写在书上。(新疆范永强老师执教《晏子使楚》)

        课文《晏子使楚》由文言文改写而成,三个成语均被改为白话。文白对比,虽不能加深对课文内容的理解,却有助于积累词语;而词语的积累正是“前运用”的重要内容。下面,着重观察本届赛课其他几种类型的具体做法。

        (一)理解语言形式

        即探究课文“怎么写”。相比于以往,本届赛课空前注重理解语言形式的教学。多数课都能根据课文特点,有的还兼顾学段要求,或多或少地涉及课文语言形式的一个或几个方面,一改往届赛课或现行教学过分偏重思想内容的倾向。具体做法又有三种:一是确定一条教学主线,引领学生领悟课文思想内容,在此基础上有机进行语言形式的理解和运用。江苏省刘光祥老师执教《姥姥的剪纸》就是代表。在学生初读课文的基础上,他将学生的阅读感受概括为姥姥剪纸“技艺高、情意深”,然后以此为主线引领孩子细读课文,深入感悟,并相机品味语言,学习语言形式的运用。二是把教学分为两个板块,先让学生弄清“写什么”,进而探究“怎么写”;也渗透“为什么这样写”。贵州赵飞执教《刷子李》时就这样:初读知形象,再读明写法。三是以探究写法为主线。在此过程中感悟课文思想内容,北京贾宁老师执教的《圆明园的毁灭》最具代表性,请看:

        师(读):圆明园中有金碧辉煌的殿堂——

        生(齐读):也有玲珑剔透的亭台楼阁。

        师(读):有象征着热闹街市的“买卖街”——

        生(齐读):也有象征着田园风光的山乡村野。

        师:我刚才读的是殿堂,你们读的是——

        生(齐):亭台楼阁。

        师:我读的是金碧辉煌的殿堂,你们读的是—— 

        生(齐):玲珑剔透的亭台楼阁。

        师:我读的是金碧辉煌的、宏伟大气的殿堂,你们读的是——

        生:我们读的是玲珑剔透、小巧的亭台楼阁。

        师:读着说着,你感受到什么?

        生:这段话用了对比的手法。

        师:哟,真是一个会读书的孩子。对比只是这儿一处吗?我们一起去看看。我读的是买卖街,你们读的是——

        生:山乡村野。

        师:我读的象征着热闹街市的“买卖街”,你们读的是——

        生:象征着田园风光的山乡村野。

        师:发现了什么?谁来说说。

        生:我发现了这两句话中用了对比的手法。

        师:真是如此。有大气的,就有小巧的;有表现热闹的,就有——

        生;象征宁静的。

        (北京贾宁老师执教《圆明园的毁灭》)

        与现行的教学大都是引领学生感悟圆明园昔日的辉煌不同,贾老师通过师生合作朗读,让学生感受语言对称之美,吸纳课文语言,学习语言运用的方法或技巧,而对圆明园辉煌的感悟也蕴含其中。在最后一个环节,贾老师还这样发问:“课文题目明明是圆明园的毁灭,作者却用这么多笔墨写昔日的辉煌,为什么呀?”经过讨论,学生明白了课文整体上所运用的衬托手法。

        注重语言形式学习有助于改变阅读教学以“内容分析”为主的偏向。但值得注意的是,不是所有语言形式对于提高语文能力或语文素养都有同等价值,过于抽象的关于“怎么写”的知识对于提高阅读和写作能力其实作用不大,并非所有注重语言形式学习的做法,都应给予同样的喝彩。

        (二)运用语言形式

        1.传统的读写(说)结合。

        在理解课文语言形式的基础上,迁移运用于其他情境,模仿课文表达,进行语言实践活动。这是以读促写,以读促说,即传统经典的读写结合和读说结合。在本届赛课大会上,我们看到了这种类型。新疆范永强老师执教《晏子使楚》,让学生感受晏子说话艺术之后,设计了“委婉表达”的口语交际练习:播放视频,知道古丽遇到不知道“怎么说”的难题,请学生为古丽解决疑难——先让学生自由谈,再同桌续演,全班交流,最后教师小结。江西省甘密老师执教《记金华的双龙洞》在细教“过孔隙”一段后,安排以下环节:

        师:其实,我们福建省也有多姿多彩的迷人风光。你们瞧,这是福建武夷山著名的景点(出示“一线天”图片)

        ()一线天。

        师:那里呀,有迷人的景色。看看,从一线天这个经典名称中你知道它的特点是什么吗?

        生:跟双龙洞的孔隙一样,很小。

        师:非常的小,而且还很——

        师生(齐):窄。

        师:狭窄,窄小。现在,我们就来学习课文第5自然段的写法,写写一线天。想想,在一线天,你看到了什么?过一线天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我们可以用上书本上的语句,也可用上平时积累到的,注意书写规范、整洁,开始吧!

        运用课文“过孔隙”的写法写“过武夷山‘一线天’ ”,是对语言形式的模仿,也是传统读写结合的经典做法。模仿是学习的最初形式,任何人学习口语表达或书面表达都从模仿开始,即使在提倡和鼓励“有创意表达”的今天,依然不失其价值,尤其在小学阶段。课改之初,模仿受到误解和不公正对待,现在必须为它正名。但值得注意的是,单纯的语言形式模仿,其内容游离于课文内容之外,训练时机的选择就必须考虑周详。若只着眼于语言形式学习的需要而随意穿插在阅读教学过程中,对课文内容、作者情感的理解、感悟势必被中断,有时可能有损教学的流畅性、和谐美。利弊互见,选择这一做法,要根据实情,细加权衡。 

        2.新型的读写(说)结合。

        所谓新型并非本届赛课的创造,而是近年来出现的运用课文语言形式的方式:一是紧扣课文情境,将理解内容、理解和运用语言形式结合起来,得意、得言一箭双雕,浑然一体。以下是江苏省刘光祥老师执教《姥姥的剪纸》的片段:

        生:我从“你姥姥神了,剪猫像猫,剪虎像虎,剪只母鸡能下蛋,剪只公鸡能打鸣”这句话中感受到姥姥的剪纸技艺真“神”。姥姥把这些动物都剪活了。

        (出示这句话):这句话用什么手法来表现呢?

        生:夸张。

        师:剪出的母鸡能下蛋,剪出的公鸡能打鸣。这可能吗?

        生:不可能。

师:明知道不可能,却又不觉得是在说假话,反而让大家对姥姥的高超技艺印象极其深刻!咱们能不能学着乡亲们的样子,来夸一夸姥姥的剪纸呢?

出·示:你姥姥神了,剪——像——,剪——像——,剪——剪——。

生练笔后交流。

生:“剪狗像狗,剪猪像猪,剪只鸟儿能唱歌,剪个猴子能爬树。”

        师:还不错。再仔细读乡亲们的话,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生:猫与虎、公鸡与母鸡在形体上很相似。

        师:作者为什么选择形态相似的物体来夸姥姥呢?

        生:就是形态相似的动物,姥姥的剪纸也能将它们区分开来。更突出姥姥的技艺真神!

        师:是的。多么细腻的夸张!多么高超的技艺!想一想,平时你都见过哪些动物形体也很相似?然后也像乡亲们一样夸一夸姥姥。

        把领悟技艺“神”、课文如何表达“神”和运用这种技巧进一步表达“神”三者无痕结合,水乳交融。二是结合领悟内容、情感,在课文情境或作者思想情感的触发下,调动语言储备,进行创造性表达。北京贾宁老师执教《圆明园的毁灭》安排了这样的环节:“孩子们,课文就是从这三个方面向我们介绍了这座举世闻名的皇家园林。然而,它昔日的辉煌,那是说也说不尽,道也道不完的呀。比如说,在我读到的相关资料中,有人这样描述:说圆明园从大自然中汲取最赏心悦目的东西,从而组成了一个最动人的园林。那么,此时你还想用怎样的语言描述圆明园昔日的辉煌呢?大家可以充分利用手上的资料,用几句话写在练习单上。”学生的练笔就不限于运用课文的语言形式,有一定创造性。有的课,创造空间更大,如,广东易志军老师执教《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在体会“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的表达效果之后,安排了小练笔:“读着‘花团锦簇”姹紫嫣红’,你眼前仿佛出现了怎样的景象?请你写下来。”

        相比于传统的读写、读说结合,新型读写结合理解内容:理解形式和运用形式互动相生,和谐运行,可以实现工具性和人文性完美统一。

       (三)学用方法策略

        课程标准要求,对于词义的理解,要运用联系上下文、生活实际以及查字典、词典等方法——这是语言学习的策略;课程标准还要求,学会精读、略读和浏览三种阅读方法。这些均为老师们所熟知,但对于阅读策略,课程标准并无具体要求。现在,人们对于小学阶段应教给学生哪些阅读策略,更无一致看法;许多老师甚至对“阅读策略”本身相当陌生。“阅读策略是阅读中的计策、谋略,也可称之为阅读方略。它是阅读主体为保证阅读任务的完成、阅读效率的提高,对阅读活动进行调节和控制的一系列谋略。”(曾祥芹《阅读学新论》)本届观摩大会有些课比较重视引导学生学用阅读策略,广东省易志军老师执教《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的初读环节,就让学生用“合并段意”的方法概括课文主要内容。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浙江省王彧钊老师执教《维也纳生活圆舞曲》的做法:

 

收藏该页】 【关闭窗口】 【回顶部

文章评论

(0)
你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加载中
我也来评论    

版权所有©betvictor92    联系电话:83741888-8029    苏ICP备05082698号
   技术支持:弘育技术


操作成功!